標王 熱搜: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今日熱點 » 正文

描寫各地湖泊湖畔美國五大湖的句子盤點-湖(2)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8-24 22:30  
淀她有時望望淀里,淀里也是一片銀白世界。水面籠起一層薄薄透明的霧,風吹過來,帶著新鮮的荷葉荷花香。

    孫犁《荷花淀》    滇池


    海,多么美麗,多么迷人;又是多么雄偉,多么壯觀!昆明人喜歡把滇池稱做“海”,是很有道理的,因為湖,即使美如西子,秀麗是秀麗了,雄偉則不足,而滇池卻兼有海的氣魄,海的情調。清代云南詩人孫髯的大觀樓長聯,一開始就這樣寫道:“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,披襟岸幘,喜茫茫空闊無邊。”一個氣勢磅礴、浩瀚無比的大海形象,被他輕輕一勾,就突現出來了。剛中有柔,柔中有剛,是這個海拔近兩千米、四季如春的高原湖的特點。在微風習習的時候,兩岸垂柳輕舞,萬頃晴波,平靜如鏡,它是柔美的;在狂風暴雨的時候,波濤洶涌,白浪滔天,有排山倒海之勢,它是剛勁的。剛勁也好,柔美也好,滇池總是迷人的。

    洛汀《五百里滇池》


    我們驅車前往滇池旁的西山。從西山上俯視下去,拐了個彎,一片刺目的白光透過路旁茂密的竹林從前方射來,浩瀚的五百里滇池頓時“奔來眼底”。茫茫晨霧籠罩著遠方的湖面,顯出一片白色。在這灰白之上,是一輪冉冉上升的紅日。看近處,滇池水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蕩漾,泛起陣陣白光,猶如無數碎銀在水面上飄蕩。這就是滇池。

    宋原章《山茶花和滇池水》    博斯騰湖畔


    湖畔的景色尤為動人。氈房像一朵朵白花撒向草原。一堆堆篝火和淡黃的輕煙。秋風送來奶茶的濃香。牧民的妻女倚著穹廬,靜望著綿綿的草原,夕歸的牛羊在地平線上若隱若現。湖畔,一片片三角的尖帆飄浮著,伴著湖鳥浮去。

    楊羽儀《博斯騰湖畔的篝火》    瑞士萊夢湖


    萊夢湖畔的綠樹,不斷地臨水舞弄清影,一陣波光,它卻已躲得無影無蹤了。依霄的山峰,時時向云端里掩蓋它的真面,一樣聚集在一個神秘和幽昧的中心。百聽不厭的壯麗的圣揚喬而夫的晚鐘,從宏大的聲音里,也顯現許多鼓勵我的景象。我的朋友在水濱泳游鼓舞,做我畫中的點綴;還有許多白鷗,在我的頭上不斷的翱翔清歌。它好像告訴我說:你處在現今的境域中,那清奇的湖水,已經洗盡你過去的痛苦煩悶;那峻厚的高峰將贈與你光明、快樂、奇偉的生命。

    劉海粟《多變的萊夢湖》


    我們驅車沿湖邊大道緩緩而行,到處都是蔥蘢的樹木掩映著大小樓臺,到處都有花苑、花壇,到處都有青青的草地,到處都有舒適的長椅。好一片鮮花似錦、綠草如菌、游人如織、仕女成群的繁華景象。在湖邊這兒那兒,隱約可見許多小小別墅和涼亭水榭。有些老頭和老太婆坐在花壇邊曬太陽,喂鴿子玩,十分安靜。小別墅的墻上掛著各種藤蘿,在十月的秋風中抖動著紅彤彤的葉子,比花還鮮艷。大道邊都修整得很整齊干凈,點綴著花壇,有些湖邊的欄桿就是用花壇組成的。然而花木無人去亂采摘,草地無人去踐踏,……。在一叢一叢的花臺上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各種顏色的玫瑰花。那么大,那么艷麗,在水邊亭亭玉立。在晨風中微微抖動身姿,愈發顯得婀娜,洋洋得意。早就聽說歐洲的玫瑰花漂亮,今天得見,果然逗人喜愛。只是肥大妖冶得像盛妝的貴婦人一般,看多了也未免有些令人發膩。

    馬識途《千處樓臺萬處花》    瑞士羅加諾湖景色


    我們乘坐小汽艇,在平如鏡面的湖水上緩緩前進。縱目兩岸,湖山相接,山上五顏六色的別墅,層層疊疊,由半山一直伸延到湖邊。這些別墅忽而連棟比櫛,忽而疏落有致,結構形式豐富多樣,有的像古堡,有的像蜂窩,有的是大幅紅瓦蓋頂,有的冒著羅馬式的塔尖,有的讓花樹埋去半邊,有的掛上華貴的簾幕……我們從中國畫中也見到過濱水人家,可是這里的畫面卻表現了完全不同的時代情趣。近處看魯格納市的湖堤,成列合抱的法國梧桐,濃蔭鋪地,間或也有古老的垂柳,在擺動它的柔條。再往前行,游艇過處,真可說是“無數青山相對出”,而一座座的山又各各以其獨特的姿態呈現在我們眼前。在一座叫阿里多士波拉山的巔頂上,十二世紀的古堡還相當完好地矗立在那兒。而很像一頂皇冠的圣沙瓦馱里山,則立在它不遠的對岸。更為奇異的是,透過這些婉約多姿的近山,可以眺見阿爾卑斯山脈的遠山初雪,一帶山巒像白銀敷蓋,在陽光下顯得特別晶瑩……當我們正沉醉于這個充滿畫意詩情的境界,忽然有幾只海鷗撲面飛來,似乎要與我們的汽艇嬉戲……

    秦似《瑞士紀游》    南美洲巴利洛遮湖


    巴利洛遮湖,位在阿根廷與智利交界。南美安狄斯大山脈至此之勢已盡,所以這個地方,雖然重巒疊障,卻是湖山勝地,車船絡繹往來無阻。這一帶都是釣鱘魚的好地方,越界到了巴利洛遮湖,遂成天然仙景。湖上有Liao—Liao飯店,導游指南稱為世界風景第一。Liao—Liao坐落此山,正似一座出水芙蓉,前后左右,倚欄憑眺,碧空寥廓,萬頃琉璃,大有鴻蒙未開氣象。晨曦初拂,即見千巒爭秀,光彩陸離。大概山不高而景奇,所以一望無際,層層疊疊的青巒秀峰與湖水的碧綠,陽光的紅暈相輝映,又沒有像瑞士纜車別墅之安插,快艇之浮動,冗雜其間,竟成與鹿豕游之鴻蒙世界。游客指南所稱,果然名副其實。此地釣魚,多用汽船慢行拖釣方法,名為Trolling(英文:拖釣)。船慢慢開行,釣絲拖在船后一百余尺以外。鉤用湯匙形,隨波旋轉,閃爍引魚注意,所以不需用餌。我與內人乘舟而往,漁竿插在舷上,魚上鉤時,自可見竿搖動。這樣一路流光照碧,寒聲隱地尋芳洲,船行過時,驚起宿雁,飛落蘆葦深處。夕陽返照,亂紅無數,仰天長嘯,響徹云霄,不復知是天上,是人間。

    林語堂《談海外釣魚之樂》    澳大利亞悉尼湖


    悉尼湖雖然叫湖,實際是一個內海港。這個港座落在悉尼市的中心,出口處在哪里不曉得,據說只有一個出口,很狹窄,一只小輪船還要側身而過呢。水面一直是平靜的,沒有呼呼的海風,也聽不見嘩嘩的浪響,水色也不像外海那樣烏藍或者烏紫,卻是綠澄澄的,所以叫做湖,的確名副其實。湖的四周,山如圍屏,整個悉尼市像一根玉帶環湖圍山,紅磚紅瓦的建筑物在山根、山腰,山頂上層層疊疊,襯著暗綠色的樹蔭——桉樹、棕樹、刺松、竹子、芭蕉、冬青樹密密濃濃,間或露出幾枝紅杏,杏子熟了,遠看極像盈盈茶花。

    馬少波《悉尼湖上》    日本琵琶湖


    琵琶湖是西京第一名勝。沿江共有八景。我們在五月六日的那一天泛棹湖中,時正微雨,陰云四合,滿湖籠煙漫霧,一片蒼茫,另有一種幽趣。后來雨稍住,霧稍散,青山隱約可辨。遠望諸峰,白云冉冉,因風變化,奇形怪狀,兩眼為之迷離。    廬隱《蓬萊風景志》    

美國五大湖

    五大湖像是大踏腳石向東下降。蘇必略湖是頂上一級。密西根湖和接連休倫湖的水面,要低二十一英尺。伊利湖又低八英尺,伊利湖降落至安大略湖,在尼加拉瀑布和尼加拉河河谷處,則更是邁了一大步,直瀉三百二十多英尺。自從我們和圣羅倫斯河平行,走到安大略湖東邊那一端以來,我們便一直在攀登五大湖的梯級。我們曾沿著安大略湖和伊利湖南岸西走,傍著休倫湖西邊向北攀登,向右繞了密西根湖一圈,現在,在上半島的北部邊緣,我們站在蘇必略湖的湖濱。我們爬上一條兩旁有樹林的礫石路的一座山頂,才第一次看到五大湖中之最后一個也是最大的一個湖。
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    美國慰冰湖


    許多話不知從哪里說起,而一聲聲打擊湖岸的微波,一層層的沒上雜立的湖石,直到我蔽膝的氈邊來,似乎要求我將她介紹給我的小朋友。小朋友,我真不知如何的形容介紹她!她現在橫在我的眼前。湖的月明和落日,湖上的濃陰和微雨,我都見過了,真是儀態萬千。小朋友,我的親愛的人都不在這里,便只有她——海的女兒,能慰安我了。Lake^Waban諧音會意,我便喚她做“慰冰”。每日黃昏的游泛,舟輕如羽,水柔如不勝漿,岸上四圍的樹葉,綠的、紅的、黃的、白的,一叢一叢的倒影到水中來,覆蓋了半湖秋水。夕陽下極其艷冶,極其柔媚。將落的金光,到了樹梢,散在湖面。我在湖上光霧中,低低的囑咐他,帶我的愛和慰安,一同和他到遠東去。

    冰心《寄小讀者——通訊七》    美國密執安湖


    假如說,西雅斯塔是一個阿特拉斯式的巨人,那么,在芝加哥邊沿的密執安湖,可以算是這個巨人的眼睛。湖邊的灌木林,是鑲在眼睛邊上的睫毛,而四周的森林和綠色的湖岸是它的濃密下垂的眉毛。作為世界五大湖之一的密執安湖,比我國的太湖和洞庭湖還要大得多。倘若我們不是從地圖上看到芝加哥是一個內陸城市,準會把密執安湖當作大西洋的一部分。這個湖著名的深,著名的遼闊,就是用望遠鏡極目望去,也望不到邊。一般地說,湖水是深綠色的,但實際上是隨著天氣的變化而異,它至少還有兩種顯著的顏色。在風和日麗的夏季和秋季,它呈現著微微的蔚藍;在朔風怒號、陰霾密布的冬季,它又給予人們以黑黝黝的感覺。有時在夕陽映照之下,仿佛它又有多種不同的色彩,一忽兒紅,一忽兒黃,一忽兒青,一忽兒橙,一忽兒紫……虹色彩圖的七種色素,它都能反映出來。不少著名畫家都畫過密執安湖,在他們筆下湖水的顏色很少是一模一樣。可是,假如我們把湖水裝在玻璃杯子里朝著亮處看,就跟空氣一樣,什么顏色都沒有。

    黃秋耘《雙城記》    美國銀灣美景


    銀灣之名甚韻!往往使我憶起納蘭成德“盈盈從此隔銀灣,便無風雪也摧殘”之句。入灣之頃,舟上看喬治湖兩岸青山,層層轉翠。小島上立著叢樹,綠意將倦人喚醒起來,銀灣漸漸來到了眼前!黑嶺高得很,喬治湖又極浩大,山腳下濤聲如吼之中,銀灣竟有芝罘的風味。到后寄友人書,曾有“盛名之下,其實難副,人猶如此,地何以堪?你們將銀灣比了樂園,周游之下,我只覺索然!”之語。致她來信說我“詩人結習未除,幻想太高”。實則我曾經滄海,銀灣似芝詈而偉大不足。反不如慰冰及綺色佳,深幽嫵媚,別具風格,能以動我之愛悅與戀慕。且將“成見”撇在一邊,來敘述銀灣的美景。河亭建在湖岸遠伸處,三面是水。早起在那里讀詩,水聲似乎和著詩韻。山雨欲來,湖上漫漫飛卷的白云,亭中尤其看得真切。大雨初過,湖凈如鏡,山青如洗。云隙中霞光燦然四射,穿入水里,天光水影,一片融化在彩虹里,看不分明。光景的奇麗,是詩人畫工,都不能描寫得到的!

    冰心《寄小讀者——通訊二十六》    美國戚叩落亞湖畔


    白嶺嫵媚處雄偉處都較勝青山。而山中還處處有湖,如銀湖、戚叩落亞湖、潔湖等,湖山相襯,十分幽麗。那天到戚叩落亞湖畔野餐,小橋之外,是十里如鏡的湖波,波外是突起矗立的戚叩落亞山。湖畔徘徊,山風吹面,情景竟是瞻依而不是賞玩!

    冰心《寄小讀者—通訊二十一》    美國蘇必略湖灣


    下一個黃昏,我們已到了蘇必略湖一個小灣旁邊,在凱維納半島以西,離樸庫賓山不遠,距銅港的熊一百英里。我們已沿湖濱西走,穿過森林。夏天已到了羅馬詩人味吉爾好久以前便描寫到了的時候:“現在樹林滿是樹葉,這是一年中最美麗的時候。”這一天,乃麗看見了她在整個上半島找尋的一頭鳥,黑囀鳥。我們曾俯瞰密西根山地,樸庫賓山中間的云湖。在日落后一些時候,我們到“吉啟·葛米湖邊”上的這個安靜的灣。
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    美國蘇必略湖的風濤


    當風暴從西北方卷來時,蘇必略湖湖面上便會波濤洶涌。那時波濤沖到砂巉崖上的力量,會使水直上巖壁一百英尺。剛孵出的鷗,在初夏這種颶風中,有時會從罅隙中掃了出來,給風和水弄死。但那天我們在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湖面上,都是風平浪靜。但蘇必略湖是五大湖中最多驚濤駭浪,脾氣最難捉摸的湖,海華塞鷗往往在怒號的大風里,和這些懸崖附近的澎湃波濤上翱翔。
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


    我們旁邊的河水已沒有給沉淀物染成的紅色;變成一片的深藍。當我們離開洗禮河岸轉往西邊時,我們曾回頭看了一下。在樹木掩映中間,我們最后一次看到蘇必略湖的濤影波光。自從到達尼加拉瀑布之前,我們便沿著這五個內陸海的湖邊走著了。它們差不多自始就是我們旅途中的伴侶。現在我們要西走了,五大湖已落在我們后面,我們前面則是有一萬個小湖的地區。
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·《夏游記趣》
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 
 
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 qq欢乐麻将手机版 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雪缘园 麻将app免费招代理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富贵乐园农场是骗局嘛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 排列三定下期和值方法 qiutan网球比分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app 免费一码大公开 陕西麻将 江苏快3三同号单选 陕西十一选五 双色球十大专家杀号汇总 广西白银交易平台 四川赖子麻将